没必要过度解读《隐秘的角落
发布日期:2022-06-20 02:59   来源:未知   阅读:

  该片在前10集遵循严密的逻辑推理,环环相扣地将情节一次次推向高潮,片中三个孩子跟秦昊饰演的杀人犯张东升斗智斗勇的故事讲述得悬念迭起、丝丝入扣。不过到了最后两集,剧情却突然陷入到了“逻辑断层”中,剧情的走向以及拍摄的手法都出现了很多的变化,这种变化引发了网友们巨大的探索热情,也衍生出了各种猜测版本。

  原著小说《坏小孩》的作者紫金陈也看出了这一点,他在微博上写道:原作的结局是上不了的……最后两集可能看起来逻辑有一些断层是因为一些调整的原因,多多理解片方。

  网友们最大的分歧点在于,《隐秘的角落》网剧中是不是藏着原著小说的故事情节。在小说《坏小孩》中,小孩朱朝阳在事件发酵过程中,一步步走向“黑化”,最后,他通过一本伪造的日记和缜密的设计,让另外两个孩子和张东升都丢了性命,而他自己却逍遥法外。显然,这样的故事情节是不可能原原本本拍成网剧的,但创作者是不是在网剧中埋伏了一些点,最后让小说中的故事真相隐藏在现在网剧的“光明结尾”之中呢?

  有网友从网剧的结尾开始倒推情节,寻找每个关键情节处的每一个画面、道具和演员的表情,力图证明片中的朱朝阳是剧中多人被杀的幕后设计者。

  说到底,很多网友是把原著小说《坏小孩》作为网剧的“互文”来对照看的,他们根据小说中的各种细节,来推断网剧的情节走向,并以此寻找各种证明。

  比如有网友认为,剧中朱朝阳在父亲受伤后,最终杀死了父亲;画面中朱晶晶的母亲被张东升用棍子锁喉后,后来尸体的位置出现了挪动,“这可能是朱朝阳干的。”而影片结尾处最大的悬疑是朱朝阳到底在阳台上“推了一把朱晶晶”还是“见死不救”。

  其实原著小说和影视剧是不能作为“互文”来看的,因为一部影视作品完成后,它的意义、逻辑和情节走向只能根据本剧中的情节和人物性格发展而来,而不是中途跑到原著小说中找各种证据,脑补各种线索。这是两种不同的艺术形式。

  在前10集的《隐秘的角落》中,没有看到朱朝阳有任何主动“黑化”的性格特征。即便是在快餐店的卫生间中,他提醒严良销毁照相机中复制的视频卡时,心理逻辑也是很清晰的:一方面他当时短暂被张东升的“善意”打动;另一方面也想及早从此事抽身,恢复正常的生活。至于被跟踪而至的张东升偷听,这也是很常见的影视剧的表现手法,如果没有巧合,情节根本无法推进。《隐秘的角落》也不例外。

  对于朱晶晶,朱朝阳最合理的情节就是“见死不救”。只有这样,最后小女孩普普在信中写的“还是希望你有一天勇敢说出来,因为那样才算是真的开始。”如果朱朝阳推了一把朱晶晶,那就是“杀人”,对于一个杀人犯来说,世上还有回头路吗?再进一步,如果朱朝阳真的是后面害死多人的幕后设计者,那整部网剧中所有的对于生命的悲悯和对于亲情和友谊的描写都将毫无意义,这对于一部作品来说,是得不偿失的事情。

  从创作角度来看,如果真的想要表现出小说中的残酷情节,最好的办法就是拍成《老无所依》那样将一切残酷真相都昭示出来的做法,好人束手无策,坏人逍遥法外,这样才有振聋发聩的力量,而不是现在让网友们费尽心思寻找蛛丝马迹的捉迷藏玩法。

  创作者可能会在情节中埋一些隐秘的点,表达个人想法,但有一点,这种表达不应妨害主情节上的完整性,不然这部作品将毫无价值。(王金跃)

  直播电商具有广阔的市场前景,在推动我国经济社会发展中已经成为一股不可忽视的力量。因此,当前市场迫切呼唤更加完善的制度规范和正面引导,为直播电商健康发展营造良好的环境。

  无论范围如何扩大,国家安全学学科的核心本质没有变化,它是一门基于政治学的综合性、应用性的学科。当前在扩大国家安全学内涵的同时,应该特别注意明确其边界到底在什么地方。

  为保障委托代理实效,应对体制机制挑战,需要抓住机制设计的“牛鼻子”。只有做好权责区分、监管闭环的设计,才能解决委托代理面临“代理人道德风险”的问题。

  在增强主体性的过程中,我们要更多地实现本土化,但本土化并不意味着建构封闭的纯粹地方性知识,而是以民族性、本土化的形式体现出以全部人类文明成果为基础、面向未来的普遍性内容。

  在全国统一大市场的建设过程中,既要维护全国大市场的统一性,又要考虑到地方发展的差异性,平衡好两者的关键要素在于强化竞争政策的基础地位和依法行政。

  在当前发展阶段,经济增长的制约主要在需求侧,因此“分好蛋糕”以保持消费的稳定和扩大,是“做大蛋糕”即经济增长的一个必要前提,不“分好蛋糕”也难以“做大蛋糕”。

  正确界定中国知网的相关市场,有利于社会各界包括中国知网、科研机构、高校师生乃至执法机关达成更多共识,在共识基础上回归理性,最终找到妥善解决问题的途径和办法。

  发展日新月异,部分老年群体好似数字时代的一叶孤舟,积极推进老年群体融入数字时代,享受数字红利,需要全面考量老年群体数字融入的困境,挖掘背后的影响机制,从而找到弥合路径。

  社会主义协商民主是我国特有的民主形式,具有与西式民主截然不同的特征和无可比拟的优越性,经济社会发展重大问题与涉及群众切身利益的实际问题通过平等协商得以解决。

  数字化企业是数字经济发展的基础性设施建设,因此企业必须主动拥抱数字化。换而言之,数字化转型已不是“选择题”,而是企业适应数字经济、寻求生存和长远发展的必然选择。

  如何有效规划并探索路径,是当前我国经济社会面临的关键课题,也是“两会”接续讨论的重要问题,“粮食”“社会保障”“安全”等热议话题都突出体现了以人民为中心的发展思想。

  从“真扶贫扶真贫”到“真脱贫不返贫”,新征程上我们更需要通过创新观念、激活动力、稳定收入来源等方式,降低脱贫群体的脆弱性,增强其发展能力,不断改善其生活水平。

  “东数西算”工程的全面实施,能够有效匹配东西部优势资源、扩展东西部产业合作、推进东西部发展机会均等化,对于做强做优做大数字经济,支撑经济社会高质量发展具有重要意义。

  只有坚持系统观念,才能抓住正确理解意识形态整体性问题的方法,才能对相互影响、相互促进的意识形态诸要素及其结构和功能进行系统性认识。

  延续人居环境治理成果,不仅要解决农村人居环境整治工作中存在的问题,还要有利于因地制宜建立健全这项工作的长效机制,激发村庄和农户的内生动力,满足农村居民对美好环境日益增长的需求。

  在疫情防控期间,我国通过实施有效的疫情管控措施,率先在经济上实现复苏。与此同时,一系列超常规政策的出台也为经济复苏提供了重要的外部力量。

  “十四五”时期,交通运输行业要立足新发展阶段,以加快建设交通强国为目标,推动交通高质量发展,大力推进交通运输的一体化、数字化、绿色化发展。

  通过对标高标准的数字贸易规则,一方面可以为中国数字贸易发展提供新的发展空间,另一方面也为中国参与数字贸易国际规则的制定,并在规则制定中把握主动权和线

  新的时代背景下,加强和改进国际传播工作,形成客观性认识、本质性理解与自觉性认同是提升中国价值观念国际认同度的必然逻辑。

  中国提出的人类命运共同体理念的道义性,就体现在它强调各国在追求本国正当利益时应该兼顾他国合理关切,在谋求本国发展中应该促进各国共同发展。

感谢阅读,欢迎再来!